刺伤任达华的嫌犯有精神障碍:为何“攻击行为”会陷入病理情境?

  dingyue.ws.126.net20190720a1b62682050047d2b99ec3c86a1079c6.jpeg

  有媒体报道,任达华被刺伤,经医院诊断,右腹部有一宽2cm、深3cm伤口,未伤及脏器,右手四指划伤。经警方初步审查,嫌疑人供认不讳。但是,经医院精神病学专家,对嫌犯精神检查和初步医学诊断,嫌犯存在精神障碍(偏执型精神分裂症,俗称“妄想症”)。

  对于被无辜攻击的事情而言,无论是公众人物,还是普通人,都着实令人感到后怕。尤其,对于挥刀落血的结果,更是会激起人们的愤怒。只是,一般来看,普遍的“攻击行为”被默认为主动性的,目的性的。所以,无论是受害者,还是外围舆论,总会在“第一时间”对施害者进行抨击。

  然而,随着人们对犯罪行为和犯罪心理的不断研究发现,确实存在一类犯罪分子,在精神层面是有障碍的。普遍的“量刑”认知中,认为存在精神疾患的罪犯,可以少承担一些责任。但是,这往往也不是绝对性的。说到底,攻击行为本身都含有非理性的因素驱动,无论是内在的因素,还是外在的因素。

  刘易斯托马斯曾说:“人际行为是人类社会中最奇怪,最不可预测和最难以解释的现象,自然界中,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恰是人类自己”。是的,很多罪犯挥刀之后,才猛然发现铸成大错。甚至,对于很多突发的事件而言,根本无法预料。

  当然,就拿“刺伤任达华的嫌犯”来讲,既然他能拿刀伤人,整个事件的发生,还是有过目的性的“运筹”。当然,这种“运筹”只管开场,不管收场。甚至,对于他(嫌犯)而言,并不计较伤害程度,只是觉得能伤害就好。所以,对于“刺伤行为”认定,到底是病理驱动,还是自发的攻击,还有待进一步的核定。

  但是,对于“攻击行为”会陷入病理情境的情况,确实是存在的。甚至,对于攻击行为而言,本来就是极其复杂的一个过程。生理激素作用,神经系统反馈,文化传媒影响,这些不同的理论之间,虽然都独立存在,但是,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交互。说到底,人的存在,本就是复杂的。

  “复仇理论”中,最显著的逻辑就是报复。而报复的实际意义到底是什么,或许当事者自己也说不清楚,可能是一种情绪,一种执念,一种伦理。对于“冤冤相报”来讲,本质上讲,是没有新生命力产生的,可是,从各类恩怨来看,却总是难以消解,有个人的,也有群体的。

  作为个体在社会中生活,除却基本的“衣食住行”,更为重要的一点是“存在感”的实现。这种实现的过程,一部分来自于“自我实现”,一部分来自于“他我实现”,至于,“超我实现”,很多人可能都不怎么在意。但是,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演进,会不断强化起来。

  就国内而言,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,精神疾患层面的关注,很大程度上是被忽视的。尤其,像隐性的精神障碍,普遍来看是被忽视的。过去,十年,二十年,在谈到精神分裂症和抑郁症时,很多人都不太理解。甚至觉得,患病者是“矫情”。可是,随着社会的不断演化,当类似的问题趋于严峻的时候,人们终于开始严肃对待。

  当然,攻击行为是复杂的,并非只受大脑中某个特定的区域控制。并且,从理论中上讲,确实存在一般性的“冲动失控”,和病理性的“冲动失控”。事实上,一般性的“冲动失控”,作为正常人都会存在,比如生气谩骂或打人。本质上也是非理性的,但是,普遍来看,危害性是可控的。而“病理性”的冲动失控,就不一定可控。

  就拿“刺伤任达华的嫌犯”而言,按道理,他的攻击行为,应该对周遭都是危险的,可为何变成选择性的攻击行为,这可能与其内心“妄想的对象特征”有关心。所以,如果核定嫌犯确实存在精神障碍,那么追问攻击的目的,就会陷入更为复杂的境地。

  因为,对于有精神障碍的攻击行为来讲,本来就是无逻辑的可言的。可能,在精神障碍的的维度上,认为攻击人可以缓解当下情绪,于是行为就自然的打开。因为,在理性的维度上,用刀攻击人,后果很严重的,但凡脑子清醒的人,是不会干这种蠢事儿。

  通常意义上的“垃圾人”,可能在精神问题上,都存在一定的障碍。甚至,对于大多数人来讲,在面对快节奏的生活时,总是难免出现精神层面的障碍。但是,有病看病,而非靠伤害别人去发泄自己的病理性情绪。而对于,行走在公共环境中的人而言,最好的办法,就是远离“垃圾人”。

  喜剧演员伍迪艾伦曾半开玩笑的预言:“到1990时,绑架将成为社会交往的主要方式”。虽然,这一预言并没有成真,但是,就现实处境来看,莫名其妙的攻击行为,越来越多。是的,要承认文明的演化,除却会到来人类的繁荣,也会带来未知的隐忧。

  就比如“垃圾人”这种人设,到底是自己的错,还是整体社会的困境,确实也不好说。因为,站在外部视角,确实就是“自己的错”,而站在困境视角下,这可能也是个体的无奈。因为,确实存在一些人,犯罪都是身不由自己:“无目的,无缘由”。而对于有“精神障碍”犯罪分子,绝大多数时候,不是自害,就是伤人,因为,在障碍的精神困境里,可能伤害被“合理化”。“然而,在面对这样的“人性困境”,作为个体,除却要谨慎观世,更要时常内观,尽量做到,有病看病,无病向善。

  dingyue.ws.126.net20190720a1b62682050047d2b99ec3c86a1079c6.jpeg

  有媒体报道,任达华被刺伤,经医院诊断,右腹部有一宽2cm、深3cm伤口,未伤及脏器,右手四指划伤。经警方初步审查,嫌疑人供认不讳。但是,经医院精神病学专家,对嫌犯精神检查和初步医学诊断,嫌犯存在精神障碍(偏执型精神分裂症,俗称“妄想症”)。

  对于被无辜攻击的事情而言,无论是公众人物,还是普通人,都着实令人感到后怕。尤其,对于挥刀落血的结果,更是会激起人们的愤怒。只是,一般来看,普遍的“攻击行为”被默认为主动性的,目的性的。所以,无论是受害者,还是外围舆论,总会在“第一时间”对施害者进行抨击。

  然而,随着人们对犯罪行为和犯罪心理的不断研究发现,确实存在一类犯罪分子,在精神层面是有障碍的。普遍的“量刑”认知中,认为存在精神疾患的罪犯,可以少承担一些责任。但是,这往往也不是绝对性的。说到底,攻击行为本身都含有非理性的因素驱动,无论是内在的因素,还是外在的因素。

  刘易斯托马斯曾说:“人际行为是人类社会中最奇怪,最不可预测和最难以解释的现象,自然界中,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恰是人类自己”。是的,很多罪犯挥刀之后,才猛然发现铸成大错。甚至,对于很多突发的事件而言,根本无法预料。

  当然,就拿“刺伤任达华的嫌犯”来讲,既然他能拿刀伤人,整个事件的发生,还是有过目的性的“运筹”。当然,这种“运筹”只管开场,不管收场。甚至,对于他(嫌犯)而言,并不计较伤害程度,只是觉得能伤害就好。所以,对于“刺伤行为”认定,到底是病理驱动,还是自发的攻击,还有待进一步的核定。

  但是,对于“攻击行为”会陷入病理情境的情况,确实是存在的。甚至,对于攻击行为而言,本来就是极其复杂的一个过程。生理激素作用,神经系统反馈,文化传媒影响,这些不同的理论之间,虽然都独立存在,但是,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交互。说到底,人的存在,本就是复杂的。

  “复仇理论”中,最显著的逻辑就是报复。而报复的实际意义到底是什么,或许当事者自己也说不清楚,可能是一种情绪,一种执念,一种伦理。对于“冤冤相报”来讲,本质上讲,是没有新生命力产生的,可是,从各类恩怨来看,却总是难以消解,有个人的,也有群体的。

  作为个体在社会中生活,除却基本的“衣食住行”,更为重要的一点是“存在感”的实现。这种实现的过程,一部分来自于“自我实现”,一部分来自于“他我实现”,至于,“超我实现”,很多人可能都不怎么在意。但是,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演进,会不断强化起来。

  就国内而言,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,精神疾患层面的关注,很大程度上是被忽视的。尤其,像隐性的精神障碍,普遍来看是被忽视的。过去,十年,二十年,在谈到精神分裂症和抑郁症时,很多人都不太理解。甚至觉得,患病者是“矫情”。可是,随着社会的不断演化,当类似的问题趋于严峻的时候,人们终于开始严肃对待。

  当然,攻击行为是复杂的,并非只受大脑中某个特定的区域控制。并且,从理论中上讲,确实存在一般性的“冲动失控”,和病理性的“冲动失控”。事实上,一般性的“冲动失控”,作为正常人都会存在,比如生气谩骂或打人。本质上也是非理性的,但是,普遍来看,危害性是可控的。而“病理性”的冲动失控,就不一定可控。

  就拿“刺伤任达华的嫌犯”而言,按道理,他的攻击行为,应该对周遭都是危险的,可为何变成选择性的攻击行为,这可能与其内心“妄想的对象特征”有关心。所以,如果核定嫌犯确实存在精神障碍,那么追问攻击的目的,就会陷入更为复杂的境地。

  因为,对于有精神障碍的攻击行为来讲,本来就是无逻辑的可言的。可能,在精神障碍的的维度上,认为攻击人可以缓解当下情绪,于是行为就自然的打开。因为,在理性的维度上,用刀攻击人,后果很严重的,但凡脑子清醒的人,是不会干这种蠢事儿。

  通常意义上的“垃圾人”,可能在精神问题上,都存在一定的障碍。甚至,对于大多数人来讲,在面对快节奏的生活时,总是难免出现精神层面的障碍。但是,有病看病,而非靠伤害别人去发泄自己的病理性情绪。而对于,行走在公共环境中的人而言,最好的办法,就是远离“垃圾人”。

  喜剧演员伍迪艾伦曾半开玩笑的预言:“到1990时,绑架将成为社会交往的主要方式”。虽然,这一预言并没有成真,但是,就现实处境来看,莫名其妙的攻击行为,越来越多。是的,要承认文明的演化,除却会到来人类的繁荣,也会带来未知的隐忧。

  就比如“垃圾人”这种人设,到底是自己的错,还是整体社会的困境,确实也不好说。因为,站在外部视角,确实就是“自己的错”,而站在困境视角下,这可能也是个体的无奈。因为,确实存在一些人,犯罪都是身不由自己:“无目的,无缘由”。而对于有“精神障碍”犯罪分子,绝大多数时候,不是自害,就是伤人,因为,在障碍的精神困境里,可能伤害被“合理化”。“然而,在面对这样的“人性困境”,作为个体,除却要谨慎观世,更要时常内观,尽量做到,有病看病,无病向善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